当老人用保健品填补精神需求的时候我们该谴责


另一类则深陷到各种保健品相关的泥沼中,销售人员用情感攻势捆绑老年人,然后诱骗老人购买巨额保健产品;或者诱骗老人参与保健品有关的高回报"项目",疯狂宣传亲朋好友入伙,爆雷后又反目成仇;还有人因为使用虚假宣传的保健品,耽误了原本有机会救治的疾病…..

对于这件事,小杨对"智能相对论"说"母亲一生勤勤恳恳,当时觉得年龄大了,花点钱就花点钱吧……我也不想因为这点钱就让妈妈不痛快,虽然我也觉得体力补充水什么挺不靠谱的,很有可能就是跟咖啡类似的成分在里边吧"。

2019年小杨的母亲已经不流连于社区的康健店,因为血压问题,已经需要定期的服用降压药,医生的建议不要再随意服用保健品,在小杨的询问下,医生说可以少量服用些维生素和钙片,但主要还是以锻炼和健康饮食为辅。说到这里,老人还表现出特别遗憾的样子,又开始向"智能相对论"介绍其她当时喝羊奶的效果,"羊奶比牛奶有用的多,牛奶都是奶厂的,我那会买的羊奶喝了明显感觉人更精神了"。

18世纪至今美国的保健品的盛行从未停息。19世纪美国西进运动期间各种神奇补剂充斥市场,欧洲明确精致进口美国的药品和食品。直到上世纪中期,在1997年至2002年间,美国草药和膳食补充剂的使用依然增加了50%,成年用量从2700万增加到了3200万。

这一年,新《食品安全法》中明确了保健品的法律地位,给行业吃下了定心丸,因此2015年全国保健品企业注册量猛增,是2014年注册量的近2倍。2019年全国保健品相关企业注册量最多,达65.1万家,较上年上升了18%。

企查查数据显示,注册资本在100万以内的保健品相关企业是该市场的主力军,占据了总量的82%;而注册资本在1000万以上的保健品相关公司仅占总量的4%。显而易见,保健品行业是一个"低投入,高回报",准入门槛特别低的行业。

也正是由于2015年保健品在法律上的地位得到了明确,从2015年开始保健品相关企业风险开始暴涨,2015年新增风险信息的数量是2014年的18.3倍;而2019年新增的保健品相关风险信息数量最多,达到近1.6万条,是2018年的1.2倍。

难道是在此之前保健品行业比较规范吗?与之相反,恰恰是因为在因为"权健事件"事件之前,保健品完全处于一个不在有效监管之下的灰色地带,虚假宣传、非法传销、非法添加、欺诈销售问题把老人和他们的家庭拉入地狱。

国发展研究基金会近日发布的《中国发展报告2020:中国人口老龄化的发展趋势和政策》(下称"报告")显示,从2035年到2050年是中国人口老龄化的高峰阶段,根据预测,到2050年中国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将达3.8亿,占总人口比例近30%。

Notice:Thecontentabove(includingthepicturesandvideosifany)isuploadedandpostedbyauserofNetEaseHao,whichisasocialmediaplatformandonlyprovidesinformationstorage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