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健認罪但中國保健品亂象的根源還沒斬斷


束昱輝一直都宣稱權健是有許可證的直銷公司,這次他認了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今年13部委在全國開展整治“保健”市場亂象百日行動,截至4月18日,共立案21152件,案值130.02億元。總局先后公布100個典型案例。有虛假宣傳,也有傳銷。裁判文書網中,傳銷的極端狀態是非法監禁、致死。2020年1月1日起,保健品包裝上需要警示:“保健食品不是藥物,不能代替藥物治療疾病”。這對遏制虛假宣傳有幫助,但對于傳銷,還需要彌補制度性漏洞。被控組織、領導傳銷活動,51歲的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創始人束昱輝認罪了。

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檢察院指控:權健公司以高額獎勵為誘餌,引誘他人高價購買產品,以發展會員的人數作為返利依據,誘使會員繼續發展他人參加,收取傳銷資金,情節嚴重。檢方認為,權健公司及束昱輝等12名被告人的行為均已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應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權健公司的確是在商務部拿到直銷經營許可證的92家直銷企業之一。但允許直銷的產品只包括一系列以“DNA”為開頭名稱的化妝品、衛生巾/衛生護墊等三大種類,不包括任何藥品。而權健,不僅產品品類遠遠超出這個范疇,在宣傳中成了幾乎“包治百病”的民間神醫,而且,經營方式上也跨向了多層級發展下線、“拉人頭收費”的傳銷。

2019年10月發布的胡潤百富榜上,從2003年開始連續16年雄踞TOP100榜單的李金元第一次掉榜,財富值從2014年的峰值405億元跌至150億元。李金元被媒體稱為“直銷教父”,是束昱輝進入保健品業的老師。

2019年1月8日起,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等13部委在全國范圍內集中開展聯合整治“保健”市場亂象百日行動。截至4月18日,全國共立案21152件,案值130.02億元,已結案9505件,罰沒6.64億元,移送司法機關案件446件,為消費者挽回經濟損失1.24億元。

“百日行動”期間,各部門領了各自的“任務卡”。工信部門從網絡入手,建立健全24小時機制,及時處置網絡違法活動,嚴查利用騷擾電話進行保健品推銷;民政部門將重點對養老服務場所和設施進行排查,嚴禁假借養老服務場所進行保健品推銷;商務部門將嚴格直銷行業市場準入,整治直銷市場秩序;旅游部門將重點查處利用低價旅游推銷保健品的行為。衛生部門將嚴厲查處各種假借健康講座進行免費體檢、以中醫預防保健名義進行非法診療、無證行醫等行為。

比如,江蘇無錫市一個案例,在一家酒店三樓的會銷場所,現場集聚了100多名老年人。當事人無法提供營業執照。當事人正在向老年人推銷“石墨烯保健枕”“紅景天苷藏族被”。現場播放的宣傳視頻,宣稱“石墨烯養生枕助眠安眠、活血化瘀”,宣傳“紅景天苷藏族被能夠增強血管壁的彈性”等內容。但當事人無法提供相應的佐證材料。

當事人在企業宣傳視頻中以消費者講述親身經歷等方式明示和暗示某膠囊具有治療心臟病、結腸炎、胃病功效,并在PPT課件和傳單模版中宣稱其生產的白酒是提高保健能力的加速器”“對由前列腺炎癥引發的性功能障礙:陽痿、早泄、性生活質量低下有顯著功效”等內容,而上述宣傳內容對應產品為某膠囊(保健食品)、某類白酒(食品)、AWA抑菌凝膠(消毒用品)核定的功能、用途或適用范圍中并不具備疾病的治療功能。

比如浙江海鹽一個案例。當事人通過微信推銷一款售價高達298元/盒的“固體飲料”食品并暗示該食品具有壯陽功能,經送檢測機構檢測,該批“南黔本草人參牡蠣固體飲料”食品均含有西地那非、他達拉非藥物成分,被認定為有毒有害食品。

例如河北石家莊一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經營活動中建立網絡架構圖,利用高回報的獎勵制度,引誘會員再度發展其他人員加入,會員再層層發展會員,層層提成,形成金字塔式的網絡化布局。這一案例的處罰如下:吊銷當事人營業執照;沒收違法所得1704萬元;對組織策劃傳銷行為罰款160萬元。

根據判決書,2018年7月底,被害人李某(已死亡)被騙入位于南昌縣一個“天津天獅”傳銷窩點,為逼迫被害人交錢購買產品并加入其傳銷組織,該窩點主任莊坤友及其他傳銷人員對被害人進行逼問密碼、毆打、體罰,直至2018年8月7日凌晨被折磨至死。被害人死后,另一窩點主任柴澤滿將被害人微信內的人民幣5253元轉到自己微信上。

這不是一個孤例,在裁判文書網,還可以看到很多傳銷、非法拘禁致死的案例。其中有很多傳銷組織,都是以“天獅”或者“天津天獅生物發展有限公司”為名字活動。搜索“天獅”,可以檢索到4307篇文書,其中涉及傳銷的1635篇,涉及人身損害賠償的93篇。

根據此前眾多媒體報道,李金元于1995年創立天獅集團,马鞍山庞博铸业有限公司銷售一種叫高鈣素的保健品,在蠻荒時代迅速擴張到34個分公司和1700多個代辦處。1998年,國務院發布《關于禁止傳銷經營活動的通知》,禁止一切直銷和非法傳銷,天獅轉向國際市場。

天獅集團否認這些涉案的傳銷組織跟自己有關,2019年8月13日發布公告:長期以來,總有不法分子假冒天獅公司名義進行傳銷及其它犯罪活動,以至于一些不明真相的媒體將“假天獅”事件予以斷章取義式的報道,同時很多受眾也因事件報道對真正的天獅集團產生很深的誤解。

據《財經》報道,“超越計劃”是2013年天獅推出的一項活動,消費者購買3.6萬至150萬元不等的套餐,便可以參與金蛋抽獎。購買3.6萬元套餐,即可獲得天獅集團主任經銷商資格、次月獲得獎金約2000元、得到1.8萬元保健品與易感基因檢測、擁有1個可中12萬元大獎的大禮包等。

報道中一位消費者用30萬元得到10個金蛋,四個月后,“上線”告訴她活動規則改變,需要找到足夠的“下線”參與才能把她投的錢“擠”出來。“這不是變成傳銷了嗎?我報了10個點位,到哪里去找那么多‘下線’?”

《指南》提出,在標簽上標注“保健食品不是藥物,不能代替藥物治療疾病”警示語,將保健食品與藥物進行明確區分,提示消費者慎重選用。并且要求警示區面積不少于其所在版面的20%,警示用語使用黑體字,讓消費者特別是老年人看得更加清楚。

傳銷和直銷,商務部的區分是:直銷是合法經營行為,直接向最終消費者推銷產品,以“單層次”為主要特征。傳銷是非法經營行為,通過對被發展人員以其直接或者間接發展的人員數量或者銷售業績為依據計算和給付報酬,或者要求被發展人員以交納一定費用為條件取得加入資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以“拉人頭”、“入門費”、“多層次”、“團隊計酬”為主要特征。

宋金波說,目前市面上的保健品企業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既有直銷業務又要傳銷業務的混雜模式,另一類是開始是做單純的直銷業務,而在發展過程中,由于灰色空間的誘惑,企業有可能會出現傳銷業務。以權健為例,企業總部拿到了直銷牌照,而各個省的分公司以傳銷模式經營。

而實際的監管困難還源于頂層設計上的問題。2005年分別出臺了直銷與傳銷管理條例,具體來看,直銷管理與國際接軌,由商務部門主管并發放直銷牌照;傳銷管理仍然按照老辦法,主要由工商部門管理。而由于兩個部門本身的主要職責不同,前者主要是促進直銷發展,沒有動力吊銷直銷牌照,后者主要負責監管,沒有足夠的建議權來吊銷合法的直銷牌照,最終形成了市場監管的相對缺位。從2005年條例實施以來,僅吊銷了蟻力神和珍奧兩家企業的牌照,自此之后,整個行業并未再有吊銷直銷牌照的事情發生。

今年8月20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價監競爭局聯合商務部相關司局在寧波舉行直銷行業形勢分析與直銷監管座談會,研討《禁止傳銷條例》《直銷管理條例》的修訂工作。這是權健事件以來,市場監管涉及范圍最大的一次會議。但修訂內容,至今沒有出臺。